2017年4月21日 星期五

代糖產品有風險:增加甕中風、失智等




SWEETENER
Sugar substitute
Food
A sugar substitute is a food additive that provides a sweet taste like that of sugar while containing significantly less food energy. Some sugar substitutes are produced by nature, and others produced synthetically.Wikipedia

The researchers say they haven't seen this with sugary drinks.


--------


美國FDA呼籲部要給小孩含可待因codeine的感冒糖漿或止痛藥

The agency noted in 2015 that some people are ultra-rapid metabolizers of tramadol and codeine, leading to potentially dangerous spikes in active opioids in the bloodstream.

該機構在2015年指出,有些人是曲馬多tramadol 和可待因codeine的超快代謝者,導致血液中活性阿片樣物質達潛在危險尖峰值。


NPR
The agency noted in 2015 that some people are ultra-rapid metabolizers of tramadol and codeine, leading to potentially dangerous spikes in active opioids in the bloodstream.
該機構指出, 在2015那有些人超快速metabolizers的曲馬多和可待因, 導致潛在危險spikes在活躍阿片的血液.
The agency expanded its warnings about prescription cough and pain…
NPR.ORG

2017年4月16日 星期日

帕金森氏症等待突破

帕金森——待到確診為時已晚

拳王阿里(Muhammad-Ali)罹患帕金森氏症,前美國總統特奧多爾·羅斯福(Theodor Roosevelt)亦然;或者,畫家達利(Salvador Dali)。這是一種常有著清晰症狀的漸進發展的疾病,且沒有治愈希望。
Symbolbild Gehirn Nervenzellen Synapsen (Sagittaria - Fotolia.com)
(德國之聲中文網)咖啡館裡,坐在鄰座的一名女性,雙手顫動。她無法端住杯子;或者,餐館裡,那位男士,艱難地試著,把湯勺往嘴里送。此情此景,讓鄰桌的他人深受震動,都不忍再往那裡看。但他們寧願將眼光移向別處,不去看這些罹患帕金森氏症的人。
僅在德國,就有25萬到30萬帕金森氏病患者。這樣,它成了僅次於阿茨海默症(Alzheimer)的第二大神經性疾病。
無治愈希望
患帕金森氏症的人,其大腦中的部分神經細胞逐漸死亡。這些細胞所在的位置,正是諸多肢體行動受到導控的區域。帕金森氏症的最初症狀可能在"發病"前10年或20年便露端倪,例如,嗅覺失靈,或焦躁、憂鬱。多數患者被確診時,已在60歲上下。但是,即使早早就得到確診,治愈依然無望。
控制顫抖
Medizinischer Löffel von Liftlabsdesign gleicht Zittern der Hand aus (liftlabsdesign.com)
緩解顫抖的鑰匙
目前,還沒有能阻止罹患帕金森氏症的藥物。全球範圍進行著眾多相關研究。比如,醫學專家們在研究俗稱的神經保護療法,可用於遏阻神經細胞死亡。其要旨是,及早確診,而且,最好是在人們熟知的那些症狀出現前就能確診。屬於這些症狀的有:明顯的行動障礙、顫抖、肌肉僵硬,以及以後在站立和走路時控制不穩。
等待突破
倫敦學院大學的科學家們在一項大規模研究中證明,很多患病跡像在確診前多年就出現了。除運動器官明顯有障礙外,病人身上還出現神經及精神性障礙。專家們注意到了各個時段。研究結果顯示,在確診前5年,已可確認病人有顫抖現象,其頻率是用來作對比的非帕金森氏症患者群的14倍。另一些現像在確診前5年也會出現,例如血壓低、平衡障礙或暈眩。此外,患者很早就出現憂鬱、長期疲倦或恐懼症狀。
早在200年前,倫敦醫生詹姆斯·帕金森(James Parkinson)就描繪了這一疾病。他的著作名為"An Essay on the Shaking Palsy"(《論震顫性麻痺》)。儘管研究了200年,這一神經疾病依然無法治愈。
對患者的治療大多是用藥物,平衡大腦中多巴胺的缺失。外科手術也可以提供某些幫助。這種方法稱為"深度腦刺激療法",將電極植入腦中。外科大夫把一個振盪器置入鎖骨旁的皮層下面。該振盪器會把電脈衝傳至顱內相關區域,從而影響各種過程。接受這一治療的患者雖依然繼續服用藥物,但不再像手術前那麼多。全球各地的專家們都在尋求治療方法,尋求治愈這一疾病的途徑。

2017年4月15日 星期六

低脂乳沒有比較健康

我們似乎一直被灌輸一種說法:全脂乳品讓人難以控制體重,要喝就喝低脂乳。
但一份歷時15年的最新研究結果則指出:低脂乳品不但沒有讓人比較瘦,更沒比較健康。
我們似乎已經聽慣了一種說法:全脂乳品讓人難以控制體重,比較不健康,…
CW.COM.TW|作者:天下雜誌

2017年4月13日 星期四

Why eating more vegetables is good for the environment

A widespread switch to vegetarianism could curb global greenhouse gas emissions by nearly two-thirds. A switch to veganism would cut them by 70% by 2050
一個普遍切換到素食主義可以遏制全球溫室氣體排放近三分之二. 一個切換到素食主義會剪, 由70 %由2050

2017年4月12日 星期三

How to live a healthy and happy life

Embracing community helps us live longer and be happier, according to the Harvard Study of Adult Development, one of the world’s longest studies of adult life.

For nearly 80 years, the Harvard Study of Adult Development has been producing data and lessons on how to live longer, happier, and healthier lives.
NEWS.HARVARD.EDU

2017年4月11日 星期二

The DASH diet is proven to work. Why hasn’t it caught on?


It has been a component of the national dietary guidelines for over 10 years. So why are so few people using it?

Trials have shown it’s good for you. Twenty years later, time for a reboot?
WASHINGTONPOST.COM

The DASH diet is a lifelong approach to healthy eating that's designed to help treat or prevent high blood pressure (hypertension). The DASH diet encourages you to reduce the sodium in your diet and eat a variety of foods rich in nutrients that help lower blood pressure, such as potassium, calcium and magnesium.Apr 8, 2016

DASH diet: Healthy eating to lower your blood pressure - Mayo Clinic

www.mayoclinic.org/healthy-lifestyle/nutrition-and-healthy.../dash-diet/art-20048456

2017年4月10日 星期一

Is Your Gut Making You Depressed or Anxious?深呼吸的效用......睡眠是新的性愛,也是成功的關鍵



Scientific American
The trillions of bacteria in your small and large intestine can affect your mental health, and perhaps your personality.

This week Savvy Psychologist Dr. Ellen Hendriksen goes straight for the gut with three surprising mind-gut connections
SCIENTIFICAMERICAN.COM





PHYS ED
Why Deep Breathing May Keep Us Calm
By GRETCHEN REYNOLDS
Scientists may have uncovered for the first time why taking deep breaths can be so calming.






深呼吸的效用......睡眠是新的性愛,也是成功的關鍵
睡眠作為「人類潛力的增強劑」,正成為一種越來越重要的技能。一些助眠項目應運而生:聲波頭帶、「幽靈枕頭」、讀取腦電波的耳機……還有22美元一節的「睡覺課堂」。



「我有一個使命,」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睡眠與神經影像實驗室主任沃克說,「我想用睡眠重新團結人類,人們現在嚴重缺乏睡眠。」
CN.NYTSTYLE.COM

瓊瑤:我當「特別護士」的日子

我當「特別護士」的日子
2002年九月的一個晚上,鑫濤嘴唇裡面冒出一個小痘痘,他翻開嘴唇給我看,我說:「你上火了,這個我會治!這叫皰疹,塗一點口內膠就會好!」他對我深信不疑,我去買了口內膠,幫他上藥,安慰他幾句,認為很快會好。
第二天他沒好,翻看嘴唇一看,更多的疹子冒了出來。他說很痛,我覺得不對,這需要看醫生,不能耽誤。在我和鑫濤身邊,一直有個美麗解人的女生名叫淑玲,是我們的貼身祕書,(到現在,她已經跟在我身邊16年,每次我帶她出去,大家都以為她是我的女兒。)我緊急叫來淑玲,讓她開車陪鑫濤去看醫生。一連幾天,從家醫科、耳鼻喉科、內科……連續看了六科的醫生,全部被誤診。有的說感冒,有的說就是口腔皰疹,他吃了一大堆藥,卻越來越痛,到了第五天,疹子已經漫延到他整個右邊臉孔和下巴上。某大醫院的皮膚科才診斷出是「帶狀皰疹」,吩咐立即住院,要連續打五天的特效藥。
「帶狀皰疹」,我對這個病不熟悉,趕緊上網瞭解真相。一看之下,大驚失色。原來這就是俗稱「皮蛇」的病,很多人因為這個病而送命。其實,這是水痘的餘毒,藏在神經系統裡,等到患者免疫力降低時,就出來作祟。也等於是水痘的復發。這病發現就要及早治療,黃金治療期是前面三天!如果延誤,不但會沿著神經漫延,纏住病人一圈,還會引起嚴重的神經痛和神經痲痺!我一想,已經第五天,黃金治療期已過,著急不已。偏偏醫院的特效藥一直不到,問護士,護士說還在申請中!怎麼特效藥要申請?難道醫院沒有?我也弄不清楚,只知道現在已是「分秒必爭」!在我心急如焚的等待下,七小時之後,特效藥才到,護士這才說清楚,因為健保給付,所以要申請!申請就要七小時!我跳腳問,為何不早說?我可以不要健保用自費,只要他能早點治療!護士也不理我,開始幫鑫濤注射。這樣,他在這家大醫院裡住院五天,我只看到疹子越來越擴大,連成一片,全部糜爛,上面還結了痂。至於主治醫師,從頭到尾沒有露面。然後助理醫生說,特效藥打完,他可以出院了!碰到這樣草菅人命的醫生,真是讓人咬牙切齒!
我看著他那張面目全非的臉孔,知道這不是我能處理的。拉著他直奔榮總,榮總劉明真醫生和藹可親,診治後,對我說,我必須幫他清理傷口,幫他把結痂的部份,細心剔除掉,塗上藥膏,然後用人工皮蓋上,再用繃帶包紮,每隔兩、三小時就要做一次。我驚恐莫名,不知道如何下手,問醫生有沒有護士可以請回家?劉醫生說如此精細的工作沒有護士可請,我一定要學會,一定要認真去做,否則這傷口還會擴大和漫延,不止會毀了他的臉還會讓病情加劇!醫生拿來一大堆粗細不一的棉花棒,小剪刀、小鑷子、小鉗子,開始教我如何做。我求救的看淑玲,淑玲害怕的說:「阿姨,這個我不行,我看到血就會暈!」是的,每次她陪我看病,連打針都不敢看!
沒有人能幫忙,也沒人能求救,鑫濤看著我說:「不要怕!你行的,你什麼都做得到!」我看著他潰爛的臉孔,資料中曾說,這個病會讓患者痛到想自殺!我知道他很痛,也立刻明白,如果我不勇敢面對,他的病就不會好!我不敢承認我有多怕,拿起棉花棒、小鑷子、小鉗子,我跟著劉醫生學習,怕把他弄得更痛,我的雙手雙腳都在發抖。
然後,我們回家了!第一次沒有醫生幫忙,我幫他清理傷口,那些潰爛的部份,不住長出新的痂,只要我的棉花棒一碰,就流出血來。我看到血就驚喊:「我弄痛你了!」鑫濤發現我一直在發抖,知道我有多怕。他不住口的說:「我不痛,一點都不痛!想想看,幾個人有這種福氣,讓瓊瑤親手幫他處理傷口!我享受都來不及,哪兒還會痛?」他說得好聽,可是他眼角都痛得沁出淚來,我不住用紗布吸掉膿血,再用乾淨紗布吸掉他眼角的淚。好不容易把結痂都弄掉了,塗上藥膏,再用人工皮貼在傷口上,因為下巴也有,我得分成好幾部份做。等到要包繃帶時,我才知道面部的繃帶有多麼難包紮,包了上面,包不到下巴!只好剪開繃帶,分開包紮,手忙腳亂間,才把下巴包好,上面包紮的繃帶又掉下來了!而且,連人工皮一起掉了!我趕緊再去處理上面的傷口!
這樣來來回回的弄,每次清理傷口,都要弄好久。等到弄完,我滿身大汗,看看時間,頂多一個半小時,又該再度清理了!冷靜冷靜,勇敢勇敢,堅強堅強……我不住跟自己打氣,一次又一次去面對他的傷口。我有潔癖,從來不敢碰潰爛的東西,為了鑫濤,什麼潔癖都沒了!
出院第三天,我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他開始神經痛,而且,他整個右邊臉孔都因顏面神經痲痺,垮了下來,嘴巴歪了,他的右眼,根本闔不起來。我和他都嚇壞了,淑玲開車,我們又飛奔榮總,劉醫生說,這是最棘手的後遺症,西醫沒辦法,試試中醫吧!我們不敢再大意,立刻去榮總的中醫部,陳方佩主任,就從那時起,親自幫鑫濤針灸。避開傷口的部份,她在他臉部、手上、腳上,各處扎針還加上電療。叮囑最好每天都到!
因為他眼睛閉不起來,我又陪他去看一位著名的眼科醫生,醫生聽到是帶狀皰疹引起的,對我說他的眼睛永遠閉不起來了,唯一的辦法,是把他的上下眼皮給縫起來。我嚇得心驚膽顫,心想,這樣他豈不成了鐘樓怪人?失去一個眼睛,他還怎麼編皇冠?那天,不敢讓鑫濤看到,我在醫院裡就哭了,淑玲握緊我的手,想給我力量。鑫濤已經病得昏昏沉沉,也不知道醫生跟我說了什麼。我鎮定了自己,咬咬牙,毅然放棄了那位眼科醫生。每晚,我用美容膠帶幫他把右眼貼起來,他才能睡覺。那時的他,可憐極了,因為疹子是從口腔發出,他痛到無法吞嚥,必須先含一口麻醉劑,兩分鐘後吐掉,才能吃一口液體的食物。
就這樣,我每天處理傷口,淑玲也鼓起勇氣來幫忙。我們兩個「笨護士」,只能把紗布和繃帶,一層層裹著他的臉,讓他只露出眼睛鼻子和嘴。當他可以吃一點固體食物時,他就堅持要去餐廳和全家一起用餐。我怕他會嚇到孫女兒可柔和可嘉,勸他在臥室裡吃。他就生氣的說:「怎麼?我生病就不能見家人了?我很可怕嗎?」我不敢告訴他,他確實很可怕。每天,我都不許他照鏡子:「因為我要幫你弄傷口,因為我要幫你貼人工皮,因為我要幫你去痂……」各種理由,直到把他滿臉包上紗布後,才牽著他去餐廳。有次吃著飯,因為他的嘴咀嚼的關係,我那差勁的包紮技巧不管用了,紗布和人工皮一起脫落,他那潰爛的臉孔露了出來,嚇壞了可柔、可嘉,我拉著他的手,就飛奔上樓,幫他重新上藥包紮。
他的眼睛,我用自創的方法,隨時幫他點人工淚液,晚上幫他塗上淚膜,再用美容膠布細心的把上下眼皮貼住,千萬不能碰到眼珠。最困難的,是我還要幫他刮鬍子,他的兒子平雲送了電動鬍子刀來,教我使用。我先把鬍子刀消毒,再去細心幫他刮,生平第一次幫男人刮鬍子,一不小心,就會碰到他下巴上的傷口。他是個打不倒的強人,不論我怎樣折騰他,他從來不在我面前叫痛。只有神經痛來得太猛烈,他才會握緊我的手,強忍痛楚。為了幫他止痛,我這個「特別護士」,使出了渾身解數,無所不用其極。
那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這個病來得猛去得慢,連續幾個月,每天我做相同的工作,因為工作太多,我除了吃飯,幾乎沒有時間坐下。淑玲也很辛苦,每天送他去陳方佩主任那兒針灸。有一天,他的眼睛居然可以閉了!(應該是陳方佩主任的功勞)我們歡喜如狂。可是,神經痛卻一直糾纏了他很多年。他的臉孔,也不再端正,他的右眼,也無法和左眼一般大小,總是半睜半閉的。他的嘴也是歪的,醫生說,神經痲痺無法治好,恐怕終身會跟著他。
有天他在鏡子裡看到自己,他被自己的樣子嚇了一跳。沈默片刻,忽然問我:「我這樣又老又醜,妳為什麼還要愛我?為什麼還要對我無微不至?」我看著他那歪斜和佈滿傷口的臉,很想說他不老不醜,是個大帥哥!可是,這種違心的話,我說不出口。眼淚衝進我的眼眶,我什麼話都沒說,只用我的雙手,緊緊抱住他的腰。他也不再問這種無聊問題,用雙手環抱住我。我們就這樣靜靜的站在房間裡,站了好久好久。人,很容易共歡樂,只有當災難或病痛突然降臨時,才會體會到什麼是付出,什麼是擁有。當他手臂緊緊摟著我的時候,說實話,我覺得我不是付出的那一個,我是擁有的那一個!
隨著時間,隨著陳方佩主任的努力,漸漸的,他的臉孔不那麼歪了,右眼依舊比左眼小,也能開能閉了,雖然劉明真醫生告訴我,他的帶狀皰疹太嚴重,臉上恐怕會留下疤痕。我不懈的努力,劉醫生給我的藥膏,我足足幫他擦了兩年,我很驕傲,我這個業餘護士,沒有讓他臉上留疤!只是,那幫他換藥清理傷口的幾個月,讓我的體重掉了六公斤。朋友見到我會驚問:「妳怎麼瘦這麼多?」我就笑著回答:「減肥成功!」朋友追著問:「妳的方法是什麼?」我趕緊說:「希望你永遠不會用這種方法減肥!」
這,就是我當他「特別護士」的開始。這次的帶狀皰疹,也帶走了他的健康。接著幾年,他小病不斷,醫生又診斷出他心律不整,建議他不要乘坐飛機,從此,我陪著他,再也沒有出國。到了2008年,他因胃痛不止,常常半夜送急診室。照了片子,發現他的胃出了大問題。我們回到榮總,詳細檢查之後,才知道他得了一個罕見病,胃疝氣!他整個胃都跑到橫隔膜上面去了!必須立刻手術,在手術前,他又因為各種突然冒出的小毛病,必須延遲動刀。我們兩個,都不知道他這次的手術會不會成功,我很怕很怕他會死,(我不怕自己死,卻很怕我愛的人死。)我握著他的手,對他坦白的說:「你如果敢丟下我,我會恨死你!」他擁著我說:「我不會死,這世界有太多東西牽絆住我,我捨不得兒女,捨不得皇冠,最捨不得的,是妳!妳寫了很多愛,可是,妳永遠不會知道,妳在我心裡的位置!」我知道他說的都是真心話,默然不語。他看著耽心的我,笑了,大聲說:「親愛的老婆,我有預感,你又要當我的『特別護士』了!希望不會讓你當得太辛苦!」
他的話沒說錯,他的開刀很順利,出院後,我雖然把醫院幫他請的看護一起帶回家,但是只用了一個月。然後我親自接手。每次陪著他復健是大工程,因為他體力大傷,走路都吃力。醫生說一定要讓他走,否則他就會臥床。為了鼓勵他多走一圈,我用鼓勵的、哄的、騙的、耍賴的、故意生氣的……各種方式來達到目的,我又成了他的「特別護士」!這一段日子也很漫長,我就不再贅述。
當他的「特別護士」也是一種幸福!那時,我並不知道,我這一生最大的挑戰還沒來!我前面這些,都只是練習而已!我這「特別護士」,會在他接下來的歲月中,繼續扮演,扮演到讓我崩潰的地步,扮演到讓我心碎的地步,扮演到讓我痛不欲生的地步!而且,幾乎徹底打倒了我!(待續)
瓊瑤
寫於可園
2017.04.10 凌晨一點
鑫濤住院405日

2017年3月29日 星期三

「環安.農安.食安」三位一體 各「部.署.會」單打獨鬥,絕無績效

「環安.農安.食安」三位一體
各「部.署.會」單打獨鬥,絕無績效
只剩「二位」有機會救贖!
2017.03.29
一、人類永續生存的要素,非常簡單,就是「陽光.空氣.水」再加「土壤」。
二、當人類無法享有淨潔的「陽光.空氣.水」之時,「土壤」、「食材」必定會受到嚴重污染;在此情況下,倚賴「土壤」生長的農作物,也是人類依賴生存的糧食,絕對無法有「潔淨.安全」可言。
三、從每月多日PM2.5超標、及資訊顯示的環境污染、禽流感、食品安全事件農藥殘留標準爭議、美豬非全面進口解禁不可的壓力、食物核輻射標準訂定爭議、、等等發生的頻率看來,「環安.農安.食安」問題,確實非常嚴重;所有居住在此的高階政府官員、專家、學者、企業CEO、「宅.鄉.婉.弱」,到基層「忙於養家糊口拼經濟」的人民,都必須要正視之!
四、台灣並無「核廢料最終處置場地」,政府已經認真在找尋;值得鼓勵!
但台灣產業每年產生的「事業廢棄物」,無足夠的「最終處理場」,這是全國大、中、小企業主管、及處理業者,還有諸多農民,都知道的事實!
此涉及經濟部、環保署、農委會、衛福部、原能會、、等諸多部會,以及各地方政府;絕無任何一位部會或地方政府首長,能單打獨鬥解決問題!
五、30幾年來,各部會及地方政府都瞭解此非常嚴重、錯綜複雜、跨國跨部會的「環安.農安.食安」問題;但遺憾的是,各單位首長只能選擇權責範圍內能做的、表面效益較高的計畫做,根本無法真正解決環境危機!
六、「租借農地挖洞」填「事業廢棄物」,再回填表土,是現階段常常見到的「黑夜.非陽光模式」;幾乎所有台灣「產.官.學.百姓」都知道、都非常痛恨,也都不捨環境被迫害;但無人能出面、夠力統合,只能深感無奈、無助、無解!
七、雖然全世界開發中國家都是採用類似「黑夜.非陽光模式」,再加上「海拋」、或「海洋放流」;但是台灣已非開發中國家!
所有大中小型企業、百姓,都希望政府能有明確規範,讓環境變好,讓「事業廢棄物」、「生活廢棄物」有正當的「繳費處理機制」。
八、面對數十年來的「環安.農安.食安」問題,筆者認為只剩蔡英文總統、林全院長二位,有機會領導政府各部、會,跨組織編制整合,也有能力帶領全國人民,共同努力建構「好山好水的福爾摩沙」!
做了,一定有可能成為全球「優秀的國家領導人」之一,將名留青史!
不做,台灣人民只能「自求多福.聽天由命.無奈求生存」了!

2017年3月18日 星期六

Coroner warning after man electrocuted in bath charging iPhone

'These seem like innocuous devices, but they can be as dangerous as a hairdryer in a bathroom. They should attach warnings'
Tributes paid to Richard Bull, whose death was ruled accidental after he was killed when his phone fell into the water
THEGUARDIAN.COM

2017年3月13日 星期一

福島殷鑑不遠 核一潛藏危機(楊木火)


福島殷鑑不遠 核一潛藏危機(楊木火)

2017年03月14日福島核電廠在311地震發生後,控制棒成功插入爐心,核分裂連鎖反應隨即停止,反應器立即進入停機狀態,但停機後的爐心仍有餘熱持續產生;因喪失主要冷卻水系統,爐心核燃料因爐水不足未達覆蓋高度,致燃料護套溫度升高;燃料護套由鋯金屬製成,在高溫下和水發生鋯水反應產生氫氣,氫氣逸至廠房高樓層產生爆炸,破壞廠房及圍阻體,導致大量放射性物質外洩,更嚴重的是發生爐心熔毀,至今無法處理。

核一廠正常停機後,爐水的冷卻由餘熱排除系統以停機冷卻,爐水的補充則由飼水系統以及控制棒操作系統之水泵為之。核一廠一號機及二號機的用過燃料池都已近滿。開始除役時,無法將每個反應爐中408束燃料棒全移出,必須維持反應爐之冷卻系統及爐水的補充,人員配置亦須如正常核電運轉時之人員配置。
現原能會正辦理核一廠除役計劃審查作業,預定6月底前完成,環保署也正在辦理第二階段環評,預計明年12月通過環評;從107年12月到115年12月的停機過渡階段,台電原先規劃進行系統除污及洩水將無法進行,形成原能會到時已核准核一廠除役,但實質上將無法進行除役之困境。期間如遇天災、人為因素使得反應爐無法維持正常冷卻功能及爐水補充,將發生如福島核災事件導致大量放射性物質外洩,更嚴重地可能發生了爐心熔毀。

測核研所乾貯能力

原能會105年委託研究案結論:「核一、二乾式貯存設施……萬一應力腐蝕龜裂發生也不會有密封鋼筒穿壁破壞。」以上結論是否適用於台灣海島型氣候,應在核一廠高濕度、高鹽分的環境中做同尺寸之實體試驗才能獲得驗證。
核一廠乾式貯存工程由核研所承包,其技術從美國NAC公司技轉,在原技轉團隊人力未流失情況下,為能達成核一廠準時進行除役及避免燃料棒長期放反應爐中發生核安風險,參考聖迪亞國家實驗室核子燃料實體模型實驗作法,個人建議核一廠進行二組乾式密封鋼筒裝入燃料棒工程,完成裝填後一組放室內、另一組放室外進行各種實體試驗:如量測密封鋼筒表面實際沉積的氯鹽量、密封鋼筒表面溫度、密封鋼筒氦氣洩漏與偵測、熱流分析實驗、混凝土護箱等各子系統表面劑量率等。
核研所進行二組乾式密封鋼筒裝入燃料棒時,原能會應組成含專家、地方代表及公民團體的測試監督委員會嚴格監督,查驗核研所是否有能力執行乾式貯存工程能力;如核研所執行乾貯工程能力不佳,則台電公司應立即廢標,重新召開國際標,讓有工程能力之國際廠家來執行乾式貯存工程。二組乾式密封鋼筒應力腐蝕龜裂實體試驗,最後測試結果如密封鋼筒易產生應力腐蝕龜裂,則台電應要求承包的核研所更換目前所有乾式貯存密封鋼筒所使用之不銹鋼304L材料。 
鹽寮反核自救會總幹事 

2017年2月28日 星期二

早餐是危險的一餐,不吃為妙 (作者 Terence Kealey )

※ 2017.03.01 觀點—《旁觀者》雜誌 Terence Kealey ※
早餐是危險的一餐,不吃為妙
本文作者 Terence Kealey 是劍橋大學臨床生物化學教授,目前是白金漢大學的副校長,他的新作《早餐是危險的一餐》(Breakfast is a Dangerous Meal)已經出版。
------------
早餐是危險的一餐。此話聽起來有悖常理,所以讓我解釋如下:早餐很危險,因為我們起床沒多久就吃,此時是荷爾蒙皮質醇(cortisol)分泌的高峰期。皮質醇讓我們醒來,但基於不明的原因,它使得人體對胰島素產生抗性,因此早餐後胰島素在血液中升高的程度遠甚於午餐與晚餐。
這樣升高的情況,會使胰島素抗性更加嚴重,而胰島素抗性,就是一㮔導致許多人死亡的生理狀況。
任何超重(BMI 高於 25 的人)、高血壓、體適能不佳、膽固醇或三酸甘油脂過高的人(英國 45 歲以上的人,三分之二有這些症狀),都有胰島素抗性,這些人也可能會因為跟它有關的疾病——如心肌梗塞、腦中風、癌症——而死亡。所以對這些人來說,吃一餐讓胰島素抗性更為嚴重的早餐,乃是愚不可及的行為。
另外,早餐會讓人變胖。與傳統的迷思相反,吃早餐的人到了午餐時間並不會明顯地少吃,所以他們早餐吃進的卡路里只會增加整體卡路里的累積。尤有甚者,許多人表示,因為吃了早餐,反而讓他們胃口大開,讓他們覺得有必要在早上十點與下午三點食用點心。
所以,有趣的問題不是,早餐是否是危險的一餐?它當然是。有趣的問題是,為什麼過去一百年來,科學家一直說它是一天最重要的一餐?我們應該像國王一樣大吃?(譯按:語出維多利亞時代的諺語:「吃早餐要如王一般、吃午餐要如王子一般、吃晚餐要如窮人一般。“Eat breakfast like a king, lunch like a prince, and dinner like a pauper”」)
一個令人沮喪的理由是,幾乎所有跟早餐相關的研究,都是由麥片商、培根、雞蛋公司所贊助。接受他們贊助的科學家,會選擇特定的數據、呈現特定的結論。
一個比較高貴的理由,是因為在許多國家,窮苦的孩子可以在學校吃到免費早餐,科學家認為有責任支持。孩童吃早餐,學習效果會更好,是一個迷思,然而科學家擔心任何懷疑早餐的研究結果,都會不利於窮人。
這帶到一個很重要的重點:如果孩子們早上不餓,我們不應該強迫他們吃早餐。他們不是鵝,我們也不是在製造鵝肝醬,不應該強迫他們吃。許多人早上不餓,是有原因的——皮質醇在早上大量分泌,對他們發出警訊。
但科學家也會因不怎麼高尚的理由去扭曲他們的數據。挑戰已經建立的典範是很困難的工作,而且這樣做的結果,可能會導致出錢的人撤銷支持,期刊拒絕接受論文。既然科學家的成就是靠他們得到的獎助、發表的論文來評估,自然會不會把真相擺在第一的要務,反而只是繼續強化既有的典範。
真相很簡單,如同倫敦大學學院公衛教授麥可爵士(Sir Michael Marmot)2004 年出版的《地位症候群》(The Status Syndrome)所指出:中產階級生活壓力比較小,所以他們的平均壽命比工人階級多出七年。另一方面,因為中產階級比較聽話,工人階級比較鐵齒,所以中產階級會盡義務地吃早餐,而工人階級往往省略不吃。
所以,科學家很容易收集到心肌梗塞、中風、癌症等跟不吃早餐具有某種關係的數據,再暗示其中有一種事實上並不存在的因果關係。
目前,營養、食品的研究正在經過一個大幅修正的過程。許多過去的假說,現在都遭到推翻,包括早餐的重要性,以及吃很多餐的重要性。這兩種假說都打破一個人不進食的狀態。然而我們知道,不進食(fasting)其實是最為健康的狀態,所以一天只吃兩餐(提前吃午餐與晚餐),讓人體有一整個晚上、一整個早上的時間復健,乃是最好的生活方式。
至於那些說不吃早餐就無法正常運作的人又該怎麼辦?他們早上應該避免吃碳水化合物。所以雞蛋、(無糖)優格配草莓、起司配生菜等等,是無害的。(譯按:不會增加胰島素抗性。)
但大部份的人之所以吃早餐,是因為他們認為他們應該吃。事實上,他們不應該吃。

垂直森林:米蘭、南京、柳州:Stefano Boeri

米蘭、南京、柳州
Stefano Boeri Architetti | VERTICAL FOREST https://www.stefanoboeriarchitetti.net/en/portfolios/bosco-verticale/ Ver...
HCCART.BLOGSPOT.COM

2017年2月27日 星期一

Aqua Culture 以色列85%再生水,西班牙25%

Aqua Culture. A new book describes how Israel has relied on technology and smart incentives to turn a water deficit into a liquid surplus. Can California and other arid areas learn the same lessons?
by Charles Fishman

2017年2月25日 星期六

Fasting diet 'regenerates diabetic pancreas' (BBC)空腹飲食“再生糖尿病胰腺”


空腹飲食“再生糖尿病胰腺”

  • 2017年2月24日
  •  
  • 從部分健康
  •  
  • 165評論

血糖測試圖片版權所有SPL

美國研究人員說,胰腺可以通過一種空腹飲食引發自我再生。
恢復器官的功能 - 這有助於控制血糖水平 - 在動物實驗中逆轉糖尿病的症狀。
這項研究,發表在雜誌細胞,說,飲食重新啟動身體。
專家說,研究結果“可能非常令人興奮”,因為它們可能成為該疾病的新治療方法。
建議人們不要嘗試這個沒有醫療建議。
在實驗中,將小鼠置於“空腹模擬飲食”的改良形式上。
這就像人類的飲食習慣,人們在低熱量,低蛋白,低碳水化合物,但高不飽和脂肪飲食上花了五天。
它類似於堅果和湯的素食飲食,但每天大約800至1100卡路里。
然後他們有25天吃他們想要的 - 所以整體模仿的節日和飢荒的時期。
以前的研究表明,它可以減緩老齡化的步伐。

糖尿病治療?

但動物實驗顯示,飲食在胰腺中再生一種特殊類型的細胞稱為β細胞。
這些是檢測血液中的糖並且如果它太高就釋放胰島素的細胞。
來自南加州大學的Valter Longo博士說:“我們的結論是,通過將小鼠推入極端狀態,然後通過使它們飢餓,然後再餵養牠們,使胰腺中的細胞被觸發使用某種形式的發育重新編程,重建了不再發揮作用的器官部分。
在小鼠實驗中在1型和2型糖尿病中都有益處。
1型由免疫系統破壞β細胞引起,2型主要由生活方式引起,身體不再響應胰島素。
對來自1型糖尿病人的組織樣品的進一步測試產生類似的效果。
Longo醫生說:“醫學上,這些發現有潛在的非常重要的,因為我們已經表明 - 至少在小鼠模型 - 你可以使用飲食來扭轉糖尿病的症狀。
“科學地說,研究結果可能更重要,因為我們已經證明你可以使用飲食來重編程細胞,而不必進行任何遺傳改變。

它像什麼?


彼得的血被測試

BBC記者Peter Bowes與Valter Longo博士一起參加了一次獨立試驗。
他說:“在每個五天的禁食週期,當我吃了平均人口飲食的四分之一時,我失去了2公斤和4公斤(4.4-8.8磅)之間。
“但在下一個週期來臨之前,25天的正常飲食使我幾乎恢復了我原來的體重。
“但不是所有的飲食後果如此迅速消退。
他的血壓較低,稱為IGF-1的激素,與一些癌症有關。
他說:“在五天快餐期間給我吃的非常小的飯菜遠不是美食,但我很高興有東西吃”

在人們的飲食的單獨試驗已被證明提高血糖水平。最新的發現有助於解釋為什麼。
然而,龍博士說,人們不應該趕快和崩潰的飲食。
他告訴英國廣播公司:“它歸結為不要在家裡嘗試,這是比人們認識的複雜得多。
他說,如果沒有醫療指導,人們可能會因健康而“陷入麻煩”。
糖尿病英國研究通信經理Emily Burns博士說:“這是一個非常令人興奮的消息,但我們需要看看這些結果是否在人類身上,我們才能更好地了解糖尿病患者的意義。
“患有1型和2型糖尿病的人將受益於能夠修復或再生胰腺中產生胰島素的細胞的治療。

BBC Science News 和 BBC News 都分享了 1 條連結

Restoring the pancreas through diet could be "immensely" beneficial, doctors say.
BBC.CO.UK|作者:BBC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