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2日 星期日

放輕鬆,吃點兒「不健康的」食物又何妨 AARON E. CARROLL 2017年11月9日

放輕鬆,吃點兒「不健康的」食物又何妨

我們總是從負面角度討論食物:這個不該吃,那個吃了會後悔,這個是邪惡危險的誘惑,那個不健康。
這種做法的隱患比放縱自己饕餮任何「不好的食品」還要糟糕。我們在為食物而苦惱的同時,也把本應充滿安慰和歡樂的時刻變成恐懼與焦慮的源泉。當我們力圖避免某些食物的時候,卻往往通過攝入過多其他食物來補償。
這一切都是以科學的名義進行的。但是,如果仔細審視那些導致我們恐懼某些食物的研究,便會發現很多被嚴重妖魔化的食物實際上對我們來說沒有害處。當然,極端的膳食選擇可能是有害的——但是反過來也成立。
就拿鹽來說吧。的確,如果高血壓患者攝入大量鹽分,會導致心臟病等心血管問題。鹽在加工食品中被過度使用也是事實。但是美國人平均每天攝入的鈉只有3克多一點,這實際上是最適宜健康的量。
吃鹽過少可能和吃得過多同樣危險,對於大部分沒有高血壓的人來說尤其如此。無論如何,專家們還是一直在推行更低的建議攝入量。
許多建議避免某些特定食品的醫生和營養學家,都不能很好地解釋它們的風險究竟有多大。在一些研究中,大量攝入加工紅肉製品與癌症的相對風險增加有關,然而絕對風險通常很小。如果我每天堅持多吃一份培根,我這輩子罹患結腸癌風險的增長還不到0.5%;即使這個風險都不是板上釘釘。
不管怎樣,必須完全避免某些食物的說法越來越容易影響我們。一個日常生活中的恐慌消失後,我們又會把另一樣東西當做恐慌的焦點。我們妖魔化了脂肪,然後是膽固醇,接下來又是肉。
儘管小麥佔據全世界卡路里攝入量的20%左右,比其他任何食物都要多得多,然而近年來,麩質成了一些人的敵人。在美國,只有不到1%的人患有小麥過敏,只有不到1%的人患有乳糜瀉——這是一種自身免疫性疾病,患者需要戒食麩質。關於「麩質敏感」(導致許多美國人戒除麩質的疾病的統稱)並沒有明確的定義,大多數自認為患有此疾病的人並不符合標準。
儘管如此,根據2015年的民意調查,至少有五分之一的美國人經常選擇無麩質食品。2014年,帶有無麩質標籤的產品全球銷量從2010年的115億美元增長到了230億美元。
無麩質飲食會導致身體缺乏維生素B、葉酸和鐵等營養。無麩質貝果的熱量會比普通貝果多出四分之一,脂肪含量是兩倍半,纖維含量是普通麵包圈的一半,含糖量卻是普通麵包圈的兩倍。它們的價格也更貴。
對麩質的大驚小怪,和大約始於半個世紀之前、至今尚未完全消退的味精恐慌有些相似。味精,或谷氨酸鈉,只不過是在谷氨酸中添加了單個鈉原子;谷氨酸是一種氨基酸,而氨基酸是細胞能量製造機制的核心部分。沒有氨基酸,我們所知的一切依賴氧氣的生命都會死亡。
1968年,《新英格蘭醫學雜誌》(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上發表的一封來信揭開了瘋狂的序幕;作者聲稱在中餐館吃飯後感到麻木、虛弱和陣陣心悸。接下來是一些有局限性的研究,以及一連串的新聞報導。不久後,若干營養專家,以及拉爾夫·納德(Ralph Nader)等消費者維權人士開始呼籲禁止味精。根本用不著食品與藥物管理局(The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介入,食品公司看到大張旗鼓的宣傳就自願放棄了味精。
許多人仍然錯誤地認為味精等於毒藥。當然,我們的日常飲食中並不需要味精,但我們也無需浪費精力去迴避它。我們對它的厭惡表明,我們容易誤解科學研究,而且在更好的研究成果出現後,我們總是要過好久才能更新自己的想法。反味精文化通常將味精同各種疾病聯繫在一起——從頭疼到哮喘——然而沒有證據表明這些病痛在哪些人群中的發病率出奇地高。在世界範圍內進行的研究並不支持反味精的說法。
對於科學證據,我們往往不會加以認真思考。轉基因生物或許就是最好的例子。
從理論上而言,要想為地球不斷增長的人口提供食物,轉基因生物是最好的辦法之一。2015年的一項皮尤中心(Pew)民意調查詢問美國人,他們認為吃轉基因食品總的來說是安全的還是不安全的,幾乎60%的人表示這是不安全的。同一項民意調查向美國科學促進會(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的科學家詢問了同樣的問題。只有11%的人認為轉基因食品是不安全的。
至少從這次調查來看,大多數美國人似乎並不關心科學家怎麼想。事實上,美國人在這一點上與科學家的意見有更大不合,超過了大量有爭議性的話題,比如疫苗、進化論,甚至包括全球暖化。
但就算給不出理由,如果人們想要避開食物,真的會成為一個問題嗎?
答案是:是的。因為這使食物變得嚇人。無緣無故就懼怕食物是不科學的,這是我們當今經常見到的反智主義帶來的危險趨勢之一。
食物應該帶來快樂,而非恐慌。對大多數人來說,在不用終日恐慌或奮力躲開某些食物的情況下,實現更健康的飲食是完全有可能的。如果非要說你的飲食中有一項需要去掉,那應該是恐懼。
Aaron E. Carroll是印第安納大學醫學院兒科學教授。他著有《The Bad Food Bible: How and Why to Eat Sinfully》,本文節選自該書。
翻譯:石喬宇、晉其角

2017年11月9日 星期四

U.S. farm study finds no firm cancer link to Monsanto weedkiller

A large long-term study on the use of the big-selling weedkiller glyphosate by agricultural workers in the United States has found no firm link between exposure to the pesticide and cancer, scientists said on Thursday.

2017年11月8日 星期三

Alcohol Consumption Increases Risk of Breast and Other Cancers, Doctors Say

A large organization of cancer doctors has issued a call to action to minimize alcohol consumption.
Although heavy drinking poses the greatest problem, even low consumption…
SCIENTIFICAMERICAN.COM

2017年11月4日 星期六

失智症的誤解:早點診斷或就醫可控制 Living Well, Even With Alzheimer’s

Many people think that Alzheimer’s is a one-way street to inexorable decline. A neurologist disagrees
http://on.wsj.com/2AiFRMW
Many people have the idea that Alzheimer’s disease is a one-way street to inexorable decline. But the disease exists on a spectrum, writes neurologist Gayatri Devi, and patients can remain active and engaged.
WSJ.COM


...But the reality of the disease is very different. Having worked as a neurologist for over 20 years, I see Alzheimer’s not as a single disease but as a spectrum disorder—with a wide range of symptoms, responses to treatment and prognoses. Early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has kept many of my patients stable.
Alzheimer’s is still poorly understood, and in thinking about it, most of us tend to focus on severe cases—people in the advanced stages of the illness who may be mute and confined to a bed or wheelchair. But that is just a fraction of patients on the Alzheimer’s spectrum. Most are still living in their communities, engaged in normal, everyday activities. We have not yet learned to associate the disease with functioning, independent individuals, but they are, in fact, the majority.
Patients and families who are worried about the potential ravages of Alzheimer’s or another form of dementia often make decisions based on fear rather than on facts. Physicians and other health caregivers are sometimes subject to such emotions too. I’ve been as guilty of this as anyone else.
Confused and unsure about what to expect, patients often lose confidence and begin to doubt their abilities, withdrawing into themselves. In permitting this to happen, we are doing our loved ones and society a disservice, depriving those who suffer from the disease of years of pleasure, purpose and fulfillment....

胃食道逆流藥物風險










They're used by millions



Acid reflux pills 'raise risk of stomach cancer by up to eight-fold'
DAILYMAIL.CO.UK


胃食道逆流英文:Gastroesophageal reflux disease、heartburn reflux,縮寫:GERD),中國稱作胃食管反流病,亦作胃酸倒流,是指胃酸(有時加上十二指腸液)長期不正常地向上反流進入食道甚至口腔,臨床症狀包含食道黏膜受損、發炎等,引起火燒心(灼熱感)、反胃、胸骨後疼痛、慢性咳嗽、牙齒受損等,併發症包含食道炎食道狹窄巴雷斯特食道症
其危險因子包含肥胖懷孕抽菸食管裂孔疝和特定藥物,[1] 包含 抗組織胺鈣離子通道阻斷劑抗抑鬱藥和安眠藥。 其致病機轉是 下食道括約肌 (和食道之間交界)無力。 診斷工具包含胃鏡上消化道攝影食道酸鹼值監測食道動力檢查[1]
治療包含生活習慣調整、藥物,有時會使用外科治療。 生活習慣調整包含避免在進食後三小時內平躺、減重、避免刺激食物以及戒菸。[1] 藥物包含制酸劑H2受體阻抗劑氫離子幫浦阻斷劑胃腸蠕動促進素[1][2] 當上述的治療無法改善時,手術也可以作為治療的選項。[1]
在西方世界,大約有10-20%的人口有胃食管反流病。[2]零星的胃食道逆流沒有造成相關症狀和併發症的比率又更高。[1]此疾病最初是 1935年由美國胃腸科醫師 Asher Winkelstein所提出。[3] 而相關的症狀則是自 1925 年即被描述。[4]

預防[編輯]

  1. 少量多餐,避免大量進食或過飽。
  2. 細嚼慢嚥,減低進食速度
  3. 吃完飯不要立即躺下,避免吃宵夜。
  4. 避免刺激性食物:辣、脂肪、酒精、咖啡、可樂、巧克力、茶等食物
  5. 避免發酵的食物。
  6. 避免抽菸
  7. 肥胖者宜減輕體重以減少胃食道之壓力。
  8. 絕不邊走邊吃,會使胃液晃動。


2017年11月2日 星期四

專家呼籲:停止使用衛生紙

專家呼籲:停止使用衛生紙

......專家警告,衛生紙無法正確清理臀部,而且有可能造成令人憂心的健康問題。在日本、義大利、希臘等國家,民眾常會使用坐浴桶或免治馬桶來清理臀部,但英國、美國、澳洲等國家的民眾,通常是使用衛生紙。
醫生警告,單只是擦扺,可能會有糞便殘留,過量使用亦有可能造成健康問題,例如肛裂、泌尿道感染等。
《廁所之書》的作者喬治(Rose George)表示,「數百萬人帶著不乾淨的肛門四處走動,而且還覺得肛門相當乾淨,真的讓我十分困惑。衛生紙會移動糞便,但不會移除糞便。」
這或許聽起來很怪,但抱持如此意見的並不是只有喬治;許多名人也都同意這個看法,例如威爾.史密斯(Will Smith)就認為,使用溼紙巾「特別又絕妙」。
饒舌歌手Will.i.am也對《Elle》雜誌表示,「這可以證明為什麼應該要用嬰兒溼紙巾。拿一點巧克力抹上木地板,然後試著用乾毛巾清理它們。一定會有一些巧克力塞進縫隙。正因為如此,你一定要用嬰兒溼紙巾。」
這樣的概念,讓爸媽來自印度與日本的安格拉渥爾(Miki Agrawal)創辦了專門生產免治馬桶洗淨機的公司Tushy,還獲得創投融資,開啟新事業。
不過,乾淨並不是停用衛生紙的唯一理由。大力擦拭可能會造成疼痛的肛裂,那可能需要8-12週才會痊癒,甚至有可能引發痔瘡。另一個使用衛生紙擦拭的風險,就是有可能造成泌尿道感染。
如果習慣由後往前擦,就有可能將肛門的細菌帶到前方。改用坐浴桶、免治馬桶或溼紙巾,就可以殺死或洗掉細菌,避免引發感染。

Wonder drug 'breakthrough' in fight against heart disease


Just ONE dose of new wonder drug can 'melt away' the fat inside arteries!


Just ONE dose of new wonder drug can 'melt away' the fat inside arteries that causes heart attacks and strokes and it also REVERSES signs of the disease

  • Trodusquemine shows promising results for treating breast cancer and diabetes
  • Now researchers have found it reverses the effects of atherosclerosis 
  • This is where arteries become clogged with fat, causing heart disease 
  • The drug 'mimics' the effects of exercise and activates protective enzyme
  • It also inhibits another that causes prolonged inflammation and hardens arteries
  • Heart disease is number cause of death globally, killing 17.7 million people a year



只有一劑新的奇蹟藥物可以“消除”導致心病發作和中風的動脈內的脂肪,並且也反映了疾病的跡象

Trodusquemine顯示治療乳腺癌和糖尿病的有希望的結果

現在研究人員已經發現它扭轉了動脈粥樣硬化的作用

這是動脈堵塞脂肪的地方,導致心髒病

該藥物“模擬”運動的作用並激活保護性酶

它還抑制另一種導致長時間炎症並硬化動脈的物質

病是全球死亡人數的一年,每年造成1770萬人死亡Read more: http://www.dailymail.co.uk/health/article-5039221/One-dose-Trodusquemine-reverse-heart-disease-signs.html#ixzz4xG7wBGP1





2017年10月28日 星期六

Buckle Up a Helmet to Save a Life

PERSONAL HEALTH
Buckle Up a Helmet to Save a Life
By JANE E. BRODY
Head injuries account for three-fourths of the nearly 700-plus bicycle deaths that occur each year.

2017年10月25日 星期三

 歐洲議會2022年起對草甘膦零容忍;美國人的尿液,嘉磷塞集齊初級代謝物的含量,在過去23年以來,增加到4.6倍。檢驗:德國暢銷啤酒均含除草劑2016

美國人的尿液,嘉磷塞集齊初級代謝物的含量,在過去23年以來,增加到4.6倍。
根據美國醫學協會期刊(JAMA)24日發表的一項研究指出,除草劑中極具爭議的化學物質草甘膦(glyphosate)(又稱嘉磷塞),過去20多年來在人體內的殘留量明顯增加。 人體內草甘膦殘留量的增加,可...
TIMES.HINET.NET

Glyphosate is the world's most widely used herbicide. It's very effective in killing weeds, but some also fear that it may cause cancer.

草甘膦是世界上最廣泛使用的除草劑. 它是非常有效的在殺死雜草, 但有些人擔心它會導致癌症.




歐洲議會2022年起對草甘膦零容忍

media歐洲議會2022年起對草甘膦零容忍圖:路透 Amir Cohen
歐洲議會今日表決,支持2022年起,草甘膦從歐盟境內消失。
本周二的會議上,歐洲議會宣布支持2022年開始,不再讓草甘膦流轉在歐盟境內的努力。截至目前,每隔五年,布魯塞爾方面都會重新對這一備受爭議的成分進行一次支持與否的表決。

Play
Current Time0:00
/
Duration Time0:04
Progress: 0%
0:00
Fullscreen
00:00
Mute
本次反對草甘膦的決議以355票贊成,204票反對,111票棄權而獲得通過,但這只是一個簡單的歐盟意見表態,並沒有強制效力。但這一決議將對歐委會產生壓力,後者將會建議成員國在10年內是否更新草甘膦使用許可證。
截至目前,歐盟境內共有130萬公民簽署了反對草甘膦的申請書。根據隸屬於世界衛生組織的國際癌症研究中心2015年的說法,草甘膦有可能致癌。一些歐洲議員表示,目前美國等國家已經出現上百癌症患者起訴農業化學產品生產商Monsanto的事件,後者是含有草甘膦化學劑的主要生產者。

嘉磷塞(Glyphosate;N-(phosphonomethyl)glycine),其商品名稱為年年春(Roundup)、農達好過春治草春日產春好伯春草甘磷等,是一種廣效型的有機磷除草劑。它是一種非選擇性內吸傳導型莖葉處理除草劑,它是一種有機磷化合物,具體為膦酸酯。它用來殺死雜草,尤其是與作物競爭的一年生闊葉雜草。由孟山都公司的化學家約翰·弗朗茨在1970年發現,其專利於2000年到期。
農民很快接受嘉磷塞,特別是在孟山都推出了抗嘉磷塞(抗嘉磷塞大豆, Roundup Ready soybean,PRS)轉基因作物(黃豆、棉花、油菜及玉米),使農民能夠殺死雜草而不會殺死他們的莊稼。
嘉磷塞使用時一般將其製成異丙胺鹽或鈉鹽。嘉磷塞除草性能優異,極易通過葉面少量通過根吸收,並運送到植物生長點。它抑制植物酶參與合成的三個芳香胺基酸:酪胺酸,色胺酸和苯丙胺酸。因此,它僅在活躍生長的植物有效,而不是有效地作為芽前除草劑。對一年生及多年生雜草都有很高的活性。
透過基因改造,可使作物能耐嘉磷塞。2007年嘉磷塞是美國的農業領域最常用的除草劑,也是大多數家園、花園、政府、工業和商業使用的第二位。2010年在美國有93%的大豆耕地,相當大比例的玉米及棉花,種植的都是抗嘉磷塞種子,而阿根廷及巴西的比例更高。到了2016年出現了嘉磷塞除草劑應用頻率100倍增長,部分原因是應對前所未見的全球出現和蔓延的抗嘉磷塞雜草。
2013年德國聯邦風險評估研究所的毒理學回顧發現,對於相關的嘉磷塞配製劑和多種癌症的風險,包括非何傑金氏淋巴瘤(NHL)。「可用的數據是矛盾的,遠遠不具說服力」。2015年3月,世界衛生組織的國際癌症研究機構根據流行病學研究,動物實驗,以及體外研究,歸類嘉磷塞「可能人類致癌物」(2A類)。2015年11月,歐洲食品安全局公布了嘉磷塞的最新評估報告,得出的結論是「物質不可能具有遺傳毒性(即損害DNA)或構成對人類致癌的威脅」。

目錄

科研檢驗:德國暢銷啤酒均含除草劑

人們原本普遍認為,說起啤酒,德國一定首屈一指。但德國一家環保科研機構在最新一輪針對德國暢銷啤酒的檢查中發現了超出飲用水標準的除草劑農藥殘餘。被檢驗的酒商在第一時間予以反駁,稱相關指責實屬“荒謬”。
Deutschland München Umweltinstitut testet 14 Biere auf Glyphosat
此次慕尼黑環境研究所檢驗了14種2105年德國最暢銷的啤酒
(德國之聲中文網)到了2016年,德國的啤酒"純釀法令"(Reinheitsgebot)出台就已經有500年的歷史了。該法令規定,德國啤酒只能以大麥芽、啤酒花、水和酵母四種種原料製作。但德國慕尼黑環境研究所(Umweltinstitut München)本週二(2月25日)發布的調查報告卻發現在德國最受歡迎的啤酒並不十分"純淨"。
Warsteine​​r Brauerei - Logo
Warsteine​​r Pils在中國市場上也有銷售
慕尼黑環境研究所就此針對14種2015年在德國銷量最高的啤酒進行檢驗。結果顯示,所有調查樣品中均發現除草劑草甘膦(Glyphosat)的痕跡。按照含量排序,含草甘膦最多的德國暢銷啤酒分別為Hasseröder Pils(29.74毫克/升)、Jever Pils(23.04毫克/升)和Warsteine​​r Pils(20.73毫克/升)。草甘膦存留量最少的三種啤酒是Augustiner Helles(0.46毫克/升)、Franziskaner Weißbier(0.49毫克/升)和Beck's Pils(0.5毫克/升)。Pils是德國的清啤酒,主要流行於德國北部地區。因為採用二次發酵的工藝,酒中所含的糖份少,不容易使人醉酒,所以適合大量飲用。
Hasseröder Pils的生產商Anheuser Busch InBev就此表示:幾十年來,草甘膦一直是被德國以及世界其它各國允許使用的植物保護劑成分。使用這種保護劑確實會導致農作物或食品中存留草甘膦。但該產商聲稱:“眾多研究結果表明這種(草甘膦)殘留物對人體健康無害。”一個成年人“一天必須喝大約1000升啤酒”,啤酒中的草甘膦成分才會威脅到他的健康。所以,這個旗下擁有百威(Budweiser)、科羅娜(Corona)、貝克(Beck's)等知名啤酒品牌的生產商向德國之聲表態稱,慕尼​​黑環境研究所有關產商沒有足夠檢查釀酒原料的指責是“荒謬,並且完全沒有根據的”。
Warsteine​​r Pils的生產商WARSTEINER集團向德國之聲發來的聲明從內容上和Anheuser Busch InBev的表態幾乎完全吻合,聲稱相關聲明的來源為德國釀酒商協會(Deutscher Brauer-Bund)。
最多超飲用水標準300倍
慕尼黑環境研究的檢驗結果指出,草甘膦是在德國使用最廣泛的農藥。各種啤酒樣品中發現的草甘膦含量最低每升0.46微克,最高達每升29.74毫克。在最嚴重的情況下,啤酒中草甘膦含量超過德國飲用水草甘膦法定含量(每升0.1毫克)近300倍。
慕尼黑環境研究所表示,從檢驗數據的絕對值來說,草甘膦的含量還是比較低的。但檢驗結果仍然令人擔憂。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定義,草甘膦對遺傳基因有破壞作用,並且對於人類來說"有可能致癌"。此外,還有人懷疑草甘膦會影響荷爾蒙的正常分泌和人的生育能力。對於致癌以及可影響荷爾蒙分泌的物質來說,沒有安全值上的最高上限。也就是說,最小劑量的相關物質都會給人體健康帶來損害。
Bildergalerie vom Hopfen zum Bier
德國酒商在種植啤酒花的過程中使用除草劑(資料圖片)
進入人體的除草劑
該研究所聲稱,鑑於在所有受德國人歡迎的啤酒樣品中都發現了草甘膦的痕跡,所以有理由相信德國市場上其它品牌的啤酒也都可能有草甘膦留存。不僅僅是啤酒,在穀物和焙製食品中也能夠發現草甘膦的痕跡。這表明,大量使用除草劑會讓這種農藥通過食品進入人們的身體。
雖然相關檢驗結果只針對各大啤酒廠商的某一種產品,並不說明相關品牌的所有產品都含有草甘膦殘存。但慕尼黑環境研究所呼籲所有廠商都應該全面仔細認真的檢查啤酒中的有害物質含量,並向公眾解釋像草甘膦這樣的農藥劑為何會進入到啤酒中,未來將採取哪些措施防止產品中出現農藥殘存。
該研究所還要求德國聯邦政府在歐盟層面上的表決中,反對批准農業使用草甘膦。有關表決將於今年三月舉行。德國釀酒商協會和Anheuser Busch InBev公司都一致認為,慕尼黑環境研究所現在推出相關檢驗報告的目的就是為此次表決施加影響。德國釀酒商協會指出,歐洲食品安全署(EFSA )在進行了全面調查後已經表示支持延長使用草甘膦的許可。德國聯邦風險評估機構( BfR )幾天前也取消了針對母乳中可能含有草甘膦殘留物質的警告,並否定了之前有關調查的真實性。該協會強調,之前有關母乳殘留草甘膦物質的調查所採取的方法和慕尼黑環境研究所此次檢驗啤酒的方法一樣。